<span id='qi3zb'></span>
<ins id='qi3zb'></ins>
<i id='qi3zb'></i>
<dl id='qi3zb'></dl>

    <fieldset id='qi3zb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qi3zb'><em id='qi3zb'></em><td id='qi3zb'><div id='qi3z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i3zb'><big id='qi3zb'><big id='qi3zb'></big><legend id='qi3z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tr id='qi3zb'><strong id='qi3zb'></strong><small id='qi3zb'></small><button id='qi3zb'></button><li id='qi3zb'><noscript id='qi3zb'><big id='qi3zb'></big><dt id='qi3z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i3zb'><table id='qi3zb'><blockquote id='qi3zb'><tbody id='qi3z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i3zb'></u><kbd id='qi3zb'><kbd id='qi3zb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qi3zb'><strong id='qi3z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qi3zb'><div id='qi3zb'><ins id='qi3z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金融扶貧“輸血”變“造血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2

            農發行定點幫扶雲南馬關縣  ,量身打造扶貧方案

            金融扶貧“輸血”變“造血”

            核心閱讀

            貧困山區基礎差 ,發展難  ,短板咋補 ?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定點幫扶雲南馬關縣  ,缺啥補啥  ,量身定制金融扶貧方案 ,強基礎、扶產業、暢銷路  ,6年投入21.16億元 ,新技術、新理念註入貧困縣  ,助力1.2萬戶、4.67萬人脫貧  ,探索出一條“輸血”變“造血”的金融扶貧新路 。

            對癥下藥 ,破解農產品出山難

            從昆明坐動車兩個半小時  ,到達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馬關縣 ,這裡山高彎多  ,一個個鄉村仿佛被打散的珠串 ,分佈在崇山峻嶺之間  。

            馬關縣地處中越邊境 ,是雲南省27個國傢級深度貧困縣之一  ,地處邊陲  ,基礎薄弱  ,信息閉塞  ,產業發展滯後  。2012年起  ,農發行定點幫扶馬關縣  ,為這裡量身定制金融扶貧方案 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縣屬於區域性貧困  ,山大溝深  ,需要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  。”馬關縣委書記李獻文說  。農發行定點扶貧以來  ,通過信貸投放、扶貧基金等方式 ,突出支持基礎設施建設  ,破解脫貧制約瓶頸  。

            “要致富  ,先修路 。”李獻文介紹  ,芭蕉是馬關縣特色農產品之一  ,但交通不便  ,收購的大卡車根本開不進去  ,一到收購的日子  ,農民隻能靠人工背到狹窄的山區村道 ,再由小型農用運輸車運到集鎮裝車 。農發行通過省級統貸  ,向馬關發放農村公路建設貸款8700萬元 ,解決農產品出山難題 。

            安居才能樂業  。在南撈鄉塘房村委會麻栗山丫口易地扶貧安置點 ,一排整潔的新房掩映在青山之間 。南撈鄉鄉長沈保傢介紹 ,當地雨季較長  ,原居住點屬於地質災害多發區  ,不少村民傢中發生過房屋垮塌  。“現在再不用一下雨就擔驚受怕瞭  。”村民周德坤一傢四口  ,去年年底搬進瞭新傢 ,安頓下來以後  ,他的心寬瞭  ,尋思著今年種些刺梨  ,比種苞谷能多掙不少 。

            出瞭南撈鄉已至黃昏 ,靜寂的山林中有鈴聲回蕩  。不遠處亮著燈的幾棟樓房便是新建的都龍鎮壩地小學  。

            扶貧先扶志 。阻斷貧困代際傳遞 ,農發行以支持中小學標準化建設和校安工程為重點  ,投入2億元  ,支持馬關縣義務教育均衡發展  ,目前63所中小學標準化工程已全面完成  。都龍鎮中心學校校長蔡明忠說  ,以前老校區隻有6700平方米  ,學生宿舍就是用木板搭的大通鋪  ,如今新校區占地103.3畝  ,學生們不僅一人一個床位  ,而且還有實驗室、計算機房  ,師資待遇也提高瞭  。去年100多個教學崗位吸引瞭600多個報名者  。

            為資助貧困大學生順利完成學業  ,農發行專門設立瞭馬關扶貧助學基金  ,從2017年起  ,對所有當年入學的貧困戶大學生每年資助2800元—5000元  。

            定點幫扶以來 ,農發行先後投放公路建設貸款4.3億元、易地扶貧搬遷貸款3.56億元、改善農村人居環境貸款7.68億元  ,改造農村危房3.9萬戶 ,14.5萬貧困人口直接受益  。

            精準扶持  ,產業扶貧拔窮根

            “輸血”更要“造血”  。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  ,缺乏產業是馬關縣貧困發生率較高的重要因素  。“縣裡產業結構單一 ,弱小散  ,能帶動產業發展的龍頭企業較少  。同時  ,農產品銷售渠道單一  ,銷售困難  。”李獻文說  。

            針對群眾增收問題  ,農發行依托信貸政策 ,協助縣裡編制脫貧攻堅產業發展規劃  ,制定菇、辣椒和食用玫瑰等產業扶貧辦法  ,確保貧困戶通過發展產業穩定增收  。

            馬白鎮花枝格村  ,一座座食用菌大棚星羅棋佈  ,一株株巴西菇探出頭來  。“半個月就可以收一次  ,技術員上門指導  ,公司統一收購 ,銷路不愁 。”村民陶金學喜滋滋地說  。

            馬白鎮副鎮長山超介紹  ,巴西菇隻有雲南省部分地區可以種植  ,成長周期短  ,附加值高 ,通過推廣種植 ,戶均純收入能達到3.5萬元 。“農戶隻負責巴西菇管理和采收  ,收購、加工和出售由企業和合作社負責  。”山超說  ,搭建大棚由縣鴻達食用菌協會墊資1.5萬元  ,還有一部分申請貼息貸款 。縣裡給每個貧困戶補貼6000元 ,用於修建抽水設備等初期投入 。

            “推廣巴西菇種植  ,充足的菌棒原料很關鍵  。”縣鴻達食用菌協會會長陳波說 ,今年4月 ,協會原料緊缺 ,一度影響生產  ,農發行雲南分行得知後  ,緊急聯系多傢糖企  ,在短時間內幫助調集到3500噸價格優惠甘蔗渣  ,為種植戶節約瞭成本 ,讓巴西菇在馬關“落地生根”  。

            在農發行的推動下 ,雲南宏綠辣素有限公司在馬關建設瞭2000畝種植基地  。公司還先後投入220萬元在大栗樹鄉建起瞭加工廠 ,每天可烘烤新鮮辣椒18噸  ,實現公司訂單種植  ,加產銷一條龍管理服務  。“我們種的是工業辣椒宏綠一號  ,是國內最辣的品種 ,我還加入瞭合作社 ,統一技術管理  ,入股分紅還有兩三萬收入  。”大栗樹鄉倮麼街村彭保元 ,今年流轉瞭20畝的土地  ,新產業讓他看到瞭脫貧的希望  。目前  ,全縣工業辣椒種植面積2000餘畝  ,帶動農戶增收1000萬元 。

            除瞭巴西菇和辣椒 ,其他項目也在馬關漸成規模  。農發行引導客戶資源紛紛進入馬關  ,先後引進3傢企業 ,簽訂合作協議 。其中  ,文山苗鄉三七公司計劃種植規模2000畝  ,目前已種植500畝  ,扶持帶動農戶共47戶176人  ,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1戶  。

            多元幫扶  ,牽線搭橋聚合力

            在註入扶貧資金、就地開展產業扶貧的同時 ,農發行積極搭建信息互通平臺  ,形成“政府+銀行+企業”的良性聯動機制 ,為馬關輸入市場、技術、理念 ,著力解決貧困地區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  。

            拓寬銀政合作渠道  。去年 ,農發行在蘇州農村幹部學院舉辦5個定點幫扶縣的幹部培訓班  。馬關縣的60名幹部參加瞭培訓  。“培訓內容聚焦如何圍繞脫貧攻堅開展工作 ,從推進產業扶貧到開發特色小鎮 ,都有涵蓋  。”李獻文說  。農發行還組織基層幹部到江蘇、上海、深圳等發達地區考察學習  ,經牽線搭橋 ,有6傢協會和企業簽訂瞭合作意向  。

            建立結對幫扶機制  。農發行助推定點縣脫貧產業  ,幫助馬關簽訂瞭東西部戰略合作協議 ,制訂瞭人才培養計劃  ,並籌集各類資金300萬元  。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副行長林立介紹  ,通過構建東西部扶貧協作結對幫扶機制  ,促成東部發達地區與馬關縣建立起協作關系  ,有利於聚合多方力量  ,築牢產業基礎  。

            招商引資  ,共贏發展 。從去年4月至今年8月  ,已5次為馬關招商引資  。前不久  ,中國農業發展銀行舉辦的馬關縣產業扶貧招商引資對接會上  ,共達成招商引資簽約項目19個 ,總投資12.1億元 ,農發行將提供意向性融資5.2億元 。通過合力攻堅  ,提升貧困地區內生發展動力 。(記者 鬱靜嫻)

            原標題:金融扶貧“輸血”變“造血”